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小说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

衍生同人《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现已上架,主角是译言译言,作者“小小沁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一旁,珺珏通过二者的谈话察觉到了什么,随即,露出坏坏的笑容,“不过,这也是正常,一个陌生人的话怎么能够轻易相信,而且涉及的内容还是这么隐秘。”“小屁孩,你。。。。。。”就当珺珏...

点击阅读全文

衍生同人《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现已上架,主角是译言译言,作者“小小沁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一旁,珺珏通过二者的谈话察觉到了什么,随即,露出坏坏的笑容,“不过,这也是正常,一个陌生人的话怎么能够轻易相信,而且涉及的内容还是这么隐秘。”“小屁孩,你。。。。。。”就当珺珏还想对着译言说些大道理,教育他一番时,却发现两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在线试读

一夜未眠,

译言始终在琢磨听风的话,

“精细。。。。。。”脑中剑招演化,一招一式剑,译言细细品味,最终他无奈摇头睁开双眼。

“不行,光靠空想还是太过勉强,得去取回却邪来。”说罢,译言起身离去。

工造司,

应星同样是彻夜通宵,他看着手中已经被重新锻造完成的却邪,嘴中终于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该送去给译言试试了。”

结果应星便在自己的门前碰到了前来找他的译言。见状应星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将手中打包好的却邪递出。

“译言兄弟,剑我已经重新铸造完成,赶快试试如何。”

接过却邪,顿时一股通透感涌上译言心头,这一刻,似乎他的力量灌入剑中再无不畅,此刻似乎只要他想,他便能随意递出一剑斩我。

看这样的结果却是让译言皱眉,

译言的神情变化,应星看在眼中,连忙上前询问,

“怎么了,是剑那里出问题了吗?”他以为是自己锻剑时哪里疏忽了。

译言摇了摇头,缓缓道

“并不是,这剑太好了,好到我竟觉得有些配不上。”

“怎么会呢?”应星笑了,“这剑就是为你量身打造啊,除了你,那便无其他人能展现其锋芒。”

听闻这话,译言的心情没有半点回转,反而愈发凝重,

终于,他开口道,

“应星,你这里有不用的剑胚吗?”

“有是有,可你想要干什么?”剑胚应星这里多的是,甚至可以说是堆积如山。

“用来练剑!”译言目光坚定,心中再次回想起听风的那些话,“剑胚脆弱,若是我无法更精细的施展自己的力量,那必定会损坏。”

说罢,译言又将却邪归还到应星手中,

“替我保管,我很快便会取走!”
。。。。。。

“丹药的解析已经是出来了,无一例外这些丹药对于仙舟人来说是剧毒,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做的抵抗这种毒性,以此来获得力量的。”一名工作人员开口,沉声道。

“药效呢?”一旁,景元追问,

“两种,一种是大幅增强力量,小幅增强肉体恢复能力,而另一种则是完全相反。”工作人员回答。

“我想知道,就那天我送来的怪物到底能不能被快速杀死?”

“可以。”工作人员给出答案“以特殊药物干扰,抑制其肉体活性,使其肉体恢复速度小于生命力流逝,便可致其死亡。”

说着,工作人员便递出一小管试剂,

“原材料有些稀缺,目前只能制备出这么一点,要想量产则需要等到十天后,原材料补充完成。”

闻言,景元接过试剂,

“小心使用,实力碾压的敌人将其肢解让其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即可,最好要用在关键的地方。”

景元点点头,

“我知道。”
。。。。。。

一剑,两剑,

此刻译言脚下已经堆满了断裂的剑胚,可到现在为止,译言依旧无法掌握要领。

“情绪激昂,猛烈如波涛汹涌的海洋,我的剑也亦是如此。”

“我的剑是力量压缩一点,是极致的体现,难道我的剑注定做不到精细?汹涌的力量爆发才是我的剑?”

此刻译言深深怀疑。

可下一刻,应星的一番话却让他瞬间醒悟,犹如醍醐灌顶一般。

“译言兄,我觉得你说的有些不对。”

“虽然我不懂剑,但我却明白精细的作用,一颗炸药我简单的灌些火药就能爆炸绽放不俗的威能,可我将这颗炸药内部的结构精细化呢?”

“不只是威能上的提升,甚至是功能也更加丰富,定时,遥控,精细化,炸药的威能也能随意控制,作用也更加广泛。”

“我想,剑也亦是如此,精细,也许只用耗费少量气力,便能斩出恐怖一剑。”

这一刻,译言似有明悟,

体内一股热流涌现,流入四肢百骸,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似乎能清楚的感知到这些这些热流。

一瞬间,译言手中剑胚嗡鸣,激昂,

一剑递出,一剑斩我,

此刻,译言更强了,他低下头,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化作飞灰的剑胚,最终苦笑一声离去。

他更强了,从此斩我一剑的施展将如呼吸般随意,

剑胚依旧没有撑住,是因为剑胚实在是太脆弱了,的确,译言对自己力量的掌控还远远没有达到持万物为剑的地步,

但现在的他绝对不会像之前那般,因无法控制自身的力量而损耗手中长剑。

接过应星递来的却邪,

此刻译言十分自信。
。。。。。。。

回到住处,

译言远远地便瞧见了景元与丹枫,二人似乎在此地等他已经许久。见译言出现,景元上前,直接说出了此次的目的

“师弟,你联系那女子,让她将那群丰饶藏身之地说出来。”

闻言,译言一怔,

“这是要动手了吗?那能带我一起吗?”译言说着,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落下,他掏出自己的通讯器,

给那女子发去消息。

“考虑考虑。”景元开口,说实话,他觉得只有他与丹枫二人足矣,带上译言还真怕他冲动出些意外。

“啊,不要吧,师兄,我肯定听话。”

就在两人扯皮之际,译言的通讯器响了,是那女子回了消息。

瞬间,众人严肃起来,

“师兄,她回了。”

“她说最近丰饶民将有大动作,好像是要制造混乱,至于制造混乱的目的她还不知道。”

说着,译言便将女子发来的地点,显示出来。

“这是她给的地点,若是快些应该能将他们的计划打断。”

闻言,景元与丹枫两人相视,点了点头。这一幕,被身旁的译言看的一清二楚,他当然猜出了两人这个动作的意思,

于是埋怨的喊道

“师兄,有必要吗?不带我,那就明说啊,居然还搞什么眼神交流,我靠,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把我当小孩吗?”

一时间,丹枫轻咳几声,他看向景元,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尴尬,

而景元顿时也觉得这样对待自己亲爱的师弟有些不好意思,就在气氛如此微妙之时,又是一道消息提示音响起,

瞬间将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

译言查看,发现竟是珺珏发来的消息,

“这是?”景元面露疑惑,询问道,

“一个前些天给我做专访的女子,她给我提供过有关于丰饶民的线索,可却有人说她有大问题,是丰饶内奸,故意接近我的。”译言解释。

闻言,景元陷入沉思,

良久他,开口道,“先看看,她说了些什么。”

闻言,译言点点头,立即照做起来

“她说,通过她的小道消息,她知道了丰饶那帮人最近似乎有大动作。”

瞬间,景元吸了口凉气,然后眼神示意,译言继续

“她还说要带我过去一同去阻止对方的动作。”说罢,译言看向景元,等待景元的判断。

而景元却是看向译言,

“两则消息,师弟,你觉得那边是真的可能性高些?”毕竟,提供这两则消息的人都是译言亲密接触的,还是要听听译言的看法。

闻言,译言思索道

“刚发过来了这则消息,我更偏向于陷阱。首先按照她的说辞,她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便不可能获得这些隐秘的情报。”

“在其次,第一次与她接触时,她在与魔阴身接触时的奇怪表现,很显然,她绝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简单。”

听完分析,景元陷入沉思,

他来回踱步,看到译言有些焦急,最终,他做出决定,

“将计就计!”

“首先,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最近暗藏在罗浮的丰饶的确在准备搞事情,所以我们必须要去阻止。”

“然后,两处地点有真有假,假的便是陷阱,不过虽然是陷阱,但未必不能够被我们所利用。”说着,景元忽然邪魅一笑

“我们兵分两路,若是一方遭遇陷阱,那便以拖延为主,为另一方削减敌人数量,毕竟布下陷阱也是需要人手的。”

就在景元为自己的计划得意洋洋的时候,译言却突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那要是两边都是陷阱呢?”

瞬间,景元脸色一黑,白了译言一眼,

“那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呗,反正他们现在也只是苟延残喘,人数并不多,逃跑的信心我还是有的。”

听到这,译言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便是

“你们这次的计划里有我吗?”

闻言,景元看向译言,沉默片刻,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见状,译言顿时就乐了,甚至手舞足蹈起来,看的景元尴尬异常。

“咳咳,你和丹枫一起。”译言丹枫,两人中的任何一个独自一人,景元都担心他们遭遇意外,但是两个一起的话他就不怎么担心了。

说到这,沉默许久的丹枫忽然开口了,

“你们师兄弟一起吧,我一人足矣。”他淡淡开口,言语间无不彰显着自己的自信。

“喂,喂,这么搞是吧,那我可就将这些事情告诉云骑了,这样大家都没得玩。”景元开口,用略带威胁的语气说道。

最终,几人无奈,只好同意下景元的计划。
。。。。。。

树荫下,长凳上,一道倩影显现,而这倩影自然是正在等待着译言的珺珏,此刻的她把玩着手中的相机,百无聊赖。

忽然下一刻,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惊讶的竟将自己的嘴捂住,她揉了揉眼睛,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

小跑上前,激动的来到译言的面前,指着他身旁的一个男子

“他,他,他,持明龙尊!”望着译言身旁男子头上的犄角,珺珏此刻连话都说不清了。

若不是连忙被译言按住,她恐怕都有叫出声来,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龙尊,怎么办,他好帅。”珺珏看向译言,却见译言露出无奈的神情,

“咳咳,”译言轻咳几声,想要提醒珺珏此行的目的

“不要在将注意力放到这些小事情上了,我们该干正事了,要是晚了可就不好了。”

终于,珺珏回过神来,连忙将自己的情绪平复,

“对对对!差点就忘了正事了。”

说着,她便调转方向,给译言两人带起了路,可即便是在带路,她还是无法控制的时不时瞥一眼丹枫,

这搞得丹枫相当无语。

珺珏带路期间,译言始终观察这她的一举一动,丹枫的前来译言并未跟她说明,若是她所带领的地方真的是一处陷阱,那么她应该会寻找时机向自己的同伙告知丹枫这个意外情况。

但可惜,一路上珺珏的表现没有任何异常,

这倒是让译言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担忧,心道“难道,珺珏没有问题?若是这样的话,那师兄那边岂不是。。。。。。”

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译言立即向身旁的丹枫投去询问的目光,却见丹枫缓缓的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这时,珺珏注意到了两人的小动作,好奇问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如此隐秘的消息的,毕竟连云骑都不知道。”译言看向珺珏,极力遮掩自己刚刚的小动作。

闻言,珺珏也不恼怒,

反而是歪起脑袋,露出一个俏皮的神情,

“这是我的秘密哦,怎么,难道你们觉得我是丰饶内应?接近你们其实是想将你们引入陷阱绞杀?”

“啊,额。”被拆穿的译言,挠了挠头,尴尬一笑。

就这样,几人在这微妙的气氛下来到一高处,向下俯视,一些怪异之人正在搬运这什么东西。

“好了,我将你们带到了哦。”忽然珺珏开口,她看向译言,露出狡黠的笑容。

瞬间,译言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他迅速环顾四周,此处位置极其特殊,对四周任何细节都是一览无余,根本看不出半点陷阱的迹象。

“景元师兄那边。。。。。。”猛地,译言看向丹枫,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丹枫打断,

“给他发个消息即可,计划如何制定,那便如何进行,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相信他。”丹枫的声音,让译言的情绪瞬间稳定下来,似乎有着什么奇怪的魔力一般。

“哦,果然你们是不相信我的。”

一旁,珺珏通过二者的谈话察觉到了什么,随即,露出坏坏的笑容,

“不过,这也是正常,一个陌生人的话怎么能够轻易相信,而且涉及的内容还是这么隐秘。”

“小屁孩,你。。。。。。”就当珺珏还想对着译言说些大道理,教育他一番时,却发现两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小说《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戳我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