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译言译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无弹窗)_笔趣阁(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内容精彩,“小小沁水”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译言译言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内容概括:言,他从译言那双似乎要将他撕碎的双眼里得到了答案。他淡淡一笑,“很好,很好。”手中染血的长枪舞动,最终直指译言。译言同样拔...

点击阅读全文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内容精彩,“小小沁水”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译言译言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内容概括:言,他从译言那双似乎要将他撕碎的双眼里得到了答案。他淡淡一笑,“很好,很好。”手中染血的长枪舞动,最终直指译言。译言同样拔出却邪回应,“取汝之头,以祭先父!”突然,译言厉声喝道,直接暴起,手中却邪挥舞,凌厉的剑光迸发,对准宁梓的脖颈便是斩下。可如此一击,却被宁梓以手中长枪轻易挡下,宁梓一枪挑出,其力道之......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


《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在线试读

在景元的带领下,几人刚刚靠近,便听到了激烈的打斗声。兵器的碰撞混杂着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顿时让三人一愣,

“这是?”景元疑惑,而就在他疑惑之际,他身旁的译言,则是已经往打斗方向跑了过去。

“靠!”看着译言的背影,景元忍不住爆了粗口,

但还是连忙拉着应星追了上去,好在并没有花费多久,两人便在一扇门前追到了译言。

“我靠,你小子,下次要做什么事情前能不能和我们说一声。”看着门前的译言,景元用略带埋怨的语气说道。

看着自己的师兄似乎有些生气,译言终于是服软了,

“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就当两人还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门后面传来的惨叫顿时将他们注意力重新吸引,景元连忙上前,想要将面前的门推开,但可惜失败了。

“师兄,不行的,我试过了,这门是由机械机关所控制的,看结构应该是门那侧机关被破坏了。”这时,译言开口道。

看着面前的机关门,应星顿时陷入的沉思,

很快,他开口道,

“让我来试试,我有办法将这门打开。”说着,他便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然后就凑到机关门前操作了起来。

门后的哀嚎声似乎更加惨烈了,听得景元的心脏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难受,最终他无法忍受催促道

“应星,大概多久能搞好?”

“好了。”景元的话音刚刚落下,应星便停下的手中的动作,将机械门给启动了起来,这维修速度即便是景元现在心急如此也还是被惊到了。

门的另一侧,

见被自己破坏的门竟然重新开始运作起来,宁梓不由得一愣,

“是援兵?看来得走了。”他看着面前自己的杰作,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这时,译言三人终于是过来了,

可刚过来的瞬间,他们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到了,只见眼前还哪有什么云骑士兵,只有面色狰狞的魔阴身在痛苦哀嚎。

并在译言三人出现的瞬间,扑杀而来,

见状,景元面色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他连忙将应星护在自己的身后,而就当他准备招呼译言一同来处理面前这些魔阴身时,却发现身边的译言早已不见,

不知在何时他竟追了出去。

“我靠,又跑了!”景元再次爆了粗口

下一刻,译言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师兄,刚刚我看见一个人影跑了,我去追!”完全不给景元喊住他的机会,译言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一刻,景元心中焦急,并在心中暗暗发誓,“下次他要是还这么莽,就不带他了。”

将自己的武器从身后抽出,景元看向面前这些魔阴身严阵以待,他现在要做的便是以极快的速度解决这些魔阴身然后去追译言,以防止译言遭遇危险。
。。。。。。。

正准备按照事先预定好的路线撤离的宁梓,突然察觉到了自己身后的追兵,他面色一凝顿时阴沉下来,

“居然追来了?”这一刻,他无法确定自己身后到底有多少追兵,为防止将自己的同伴撤离的路线暴露,他只得另寻其他路线。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身后那追赶的身影始终没有被他甩开,并且他还发现了,追赶他的似乎只有一人。

这样的发现顿时让他改变了自己的计划,他停下脚步,将手中沾染鲜血的长枪攥在手中,这一刻,他不在逃跑,

“既然无法摆脱,那就只好杀了他在走了。”宁梓嘴角弯起诡异的弧度,似乎他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

在他停下后没一会,译言的身形显现,

在看到追击自己的竟是一个年龄不怎么大的小孩后,宁梓脸上浮现略微的震惊,但随即又被他平复了下来。

“跑啊?为什么不跑了?真让我好追啊。”译言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宁梓,他面色发狠,这些年因丰饶民而压抑的杀意也是彻底爆发开来,

他不是不听景元师兄的话,他只是在见到丰饶民后无法遏制心中的杀意。

感受着这股无比纯粹的杀意,宁梓陶醉其中,

“不错,不错,我从这股杀意中感受到了你的痛苦,而这令我满意。”

“所以你独自追来是其实是为寻仇?”宁梓看向译言,他从译言那双似乎要将他撕碎的双眼里得到了答案。

他淡淡一笑,

“很好,很好。”手中染血的长枪舞动,最终直指译言。

译言同样拔出却邪回应,

“取汝之头,以祭先父!”突然,译言厉声喝道,直接暴起,手中却邪挥舞,凌厉的剑光迸发,对准宁梓的脖颈便是斩下。

可如此一击,却被宁梓以手中长枪轻易挡下,

宁梓一枪挑出,其力道之大,竟将译言的攻势直接打断,数十年的苦修肢体上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远不是译言这个只练了两年的能比的。

手中却邪翻转,卸去宁梓这一枪的力道,接着译言又以独特的剑法施展,对准宁梓的眉心刺出一剑。

剑招之间,无比狠辣,招招都想至宁梓于死地,

可对此,宁梓却是不屑一顾,他手中长枪舞动,抵御着译言的剑招,脚下走出怪异的步伐,举手投足间似乎便要将译言的剑法破解。

战斗至此,宁梓依旧从容,似乎感受不到丝毫压力,

这是修炼时间的上的差距,更是战斗经验的差距,而这在生死战斗中则是无比致命的。

突然,宁梓冷笑一声,

“我已经玩够了,你该去死了。”

话音落下,他将手中染血的长枪紧紧捏住,这一刻,宁梓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可译言却从其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好在很快,译言便看透了宁梓的行为,

“他这是在蓄势,蓄势而为,蓄势而发。”

这一刻,译言面色凝重,他明白自己若是没有破解之法,那么待会迎接他的便是死亡。他一剑斩出,银光乍现,这一剑只为试探。

而这试探一剑,则被宁梓轻易弹开,并且从剑身上所传递回来的力量,竟让译言持剑之手猛颤。

这一刻,译言似乎陷入的绝境,死亡与不甘交织,在他心中翻转。

脑海中无数的回忆闪过,有白珩对他的照料,景元的关心,更有他师傅对他的教导,

“剑是杀人剑,但用剑者却不能被仇恨蒙蔽的双眼而忽视了剑的本质。”

“善剑者死于剑,你莫要忘记,接下来我为你演示一剑,当你能够平复内心便能理解。”

回忆终止,

译言突然不甘的笑出了声

“平复内心,不要被仇恨左右,呵呵。”他一剑再次斩出,剑身突然环绕一股奇异的力量,也正因为如此,这一剑成功让宁梓一惊,

但可惜也仅仅如此,宁梓紧握手中长枪,随手一挑便将译言这一剑打断。

“师傅,我知道,我明白你们所说的一切。”

“可我,做不到啊!”话音,落下,译言如疯子一般再次扑杀而来,

一剑又一剑,完全看不出章法,宛如一个疯子一般,而这样的剑去诡异般的改宁梓带来的些许压力,

这一刻他不在从容,持枪反击,

他的枪法十分凌厉霸道,仅仅交手几个回合,便在译言身上留下了数道深浅不一的伤势。

下一刻,他终于是蓄势完成,

这一刻,他全身所散发的气息攀升到了极致,就如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爆发开来便能轻易摧毁一切。

手中长枪翻转,

一股奇特的力量缠绕在枪身,发出阵阵声响,让人亢奋。

“足够久了,你该去死了!”宁梓冷笑一声

“亢龙吟!”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手中的长枪掷出,恐怖的力量顿时宣泄开来,这一刻,那掷出的长枪竟如出海蛟龙一般,扑向译言,

仿佛下一刻便要将译言撕碎。

然而就在这刹那间,异变突起。

译言手中却邪突然脱离,独自飞起,一股难以说清的力量顿时自译言体内迸发,环绕周身,

“师傅,你说的,我做不到,”

“你的剑我也学不会。我有我的剑,而这剑就是要将我心中的怒火宣泄出来,我要疯,我要杀尽丰饶孽物。”

这一刻,译言心中通明,

“这寂灭一剑,是我想要杀尽你们的决心!”

话音落下,却邪周身顿时浮现一道虚影,一道杀伐之剑的虚影,虚影融入却邪,恐怖的力量竟让却邪一时间崩裂,

密密麻麻的裂纹布满剑身,似乎下一刻,却邪便要碎裂开一般。

枪剑碰撞,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能,竟将处于爆炸中心的二人掀飞,无形的剑刃划过,斩入宁梓的身躯留下数道剑痕。

而不远处,译言同样遭劫,他的胸膛一道渗人的枪伤显现,只差一丝,这一枪便要钉穿他的心脏让他命丧当场。

威能散去,却邪坠落,刺入译言身旁,

那却邪上密密麻麻的裂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很显然这是却邪在被锻造时所加入的巧妙。

没有半点喘息,译言无视身上的伤势提起剑便再次向着宁梓扑杀而去。感受着此刻译言剑上所散发的威势,宁梓面色凝重,

他不敢想象,明明刚刚还毫无威胁的剑,此刻竟让他感到莫名的心惊。

此刻他不敢有丝毫大意,提起身旁的枪便是迎了上去,顿时枪剑碰撞,火花四溅,宁梓越打越是心惊,他从译言剑上所感受到了的威胁愈发清晰,

竟让他心中浮现一丝恐惧。

此刻,译言的剑像是发生了质变一般,一招一式间所展现出来的杀伐都无比恐怖。

原本一边倒的战斗,也在此刻发生改变,这一刻,两人势均力敌战斗似乎陷入了焦灼,而然随着战斗时间的推移,宁梓竟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察觉到这一变化,宁梓心中惊恐,

而导致这一变化的原因,是译言的剑又进了一步?是他技不如人?都不是,究其缘由还是出自两人心态上的差距。

译言像个疯子一般,不要命只想搏杀面前的丰饶民,

而宁梓呢?他怕死,他想要撤退,不敢搏命。
。。。。。。

许久,景元终于是将面前的魔阴身尽数斩杀,

这些魔阴身之强远超之前,所以一开始景元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好在他的实力足够强,仅仅只是废了些时间罢了,身上连一丝伤痕都看不到。

“应星,前面危险,你先回去,我要去找我的师弟了,他太乱来了。”景元开口,他想要让应星回去,毕竟万一在遇到危险,他可不一定能护住应星。

然而,早就想回去的应星,却是没有答应,

“不!我和你一起去,万一还有什么机关,有我在也能够解决。”

终究,景元还是无法说法应星,只得带上他一起,

然而两人还没走几步,便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显现,而这熟悉的人影正是持明龙尊,此刻他的怀中正抱着一个血人,

那血人一只手臂垂落,那只手中竟拎着一个头颅,鲜血滴落,浸染地面,画面十分渗人。

几乎是瞬间,景元便认出了那个血人,

他扑上前,喊道

“译言!”

看着丹枫怀中惨不忍睹的译言,这一刻,景元眼角湿润,泪珠滴落,

“抱歉,我慢了一步。”

丹枫是被应星用通讯器喊来的,为的就是去帮助译言。

就在气氛无比压抑之时,紧闭双眼的译言,却是突然开口了,

“师兄,原谅我,我下次一定会听你话的。”译言有气无力的声音,却让景元笑了,

“你大爷的,没死就不能早点说句话吗?我以为你死了呢?”景元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骂道。

他看着译言身上的伤势,多处贯穿伤,其中一处竟在脖颈处,看样子是丹枫出手抑制了译言的致命伤,

也就是说,丹枫其实去的并不算晚,毕竟只要在晚一分,译言也许便会鲜血流尽而亡。

“只打一个人,就伤成这样,说明你武艺还没有练到家,下次我就不带你了,等你练的差不多后在带你。”说着,景元戳了戳译言的额头,

“师兄,他很强,真的很强。”

“但可惜我赢了。”说着,译言便想将手中的战利品抬起来,但可惜他现在精疲力尽,无法做到。

“好好好,知道你厉害了。”

说着,几人便带着译言前往了丹鼎司治疗,以现在的医术水准,译言这种伤势治疗起来简直轻轻松松,

当天晚上他便能下床了,但想要恢复如初还需要些时间。

晚上,他看着坐在自己身旁正在整理资料的景元,很快便注意到了景元一只耳朵红的异常,于是他好奇问道

“师兄,你这耳朵是怎么回事?”

闻言,景元顿时一阵心虚,他可不会告诉译言,这是他白姐姐扭的,于是只好敷衍道,

“不小心被一只小虫子咬的,很快便会好了。”

“哦。”译言信以为真,便不再多问。

已经能够下床,他要干的第一件事,便是用自己的战利品,来祭奠自己的父亲,将一切都做好后,他便再次回到了景元身旁。

看着景元那认真整理信息的样子,译言忍不住问道

“师兄,这次有发现什么吗?”

“有的,你带回来的头颅,我根据其身份锁定了其经常来往的几人,接下来只要找到这些人审问,便能更进一步。”景元回答,

“那师兄,我明天还能跟你们一起吗?”

闻言,景元忍不住白了译言一眼,

“你等你伤好了,在跟我说这些吧。”

译言,笑笑没有说话,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脑中回忆起自己白天的那种奇妙的感觉,而景元则陪伴,直至译言睡着后,他才选择离去。

小说《崩坏星穹铁道:饮月之乱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戳我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全文